夏模様小王子

この星では僕ら 誰も生まれ変わり
KinKiのふたりの危険な関係は続けよう♥️💙

アゴ:

内容纯属虚构


还是想安利歌曲,今日bgm:Day3 Film Credits




——————————————————————


   堂本光一用坐在沙发上抽完一支烟的时间思考了一个问题。


   是先有了路,人才选择了穿行它;还是先有了人,走出了漫漫长路。


   这个无解的答案还存在着无数条中间选项,不惜踏入黑暗也要数清它太过愚蠢。况且堂本光一本就自带理科的思维,参杂点文艺接近于哲学类的问题他也并不执意追求结果。就像这个世界上除了有始有终一词以外还存在着适可而止一样。


   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的思考,适可而止的停止思考。大概这个词是在给理性自由,告诉它你没有必要二十四小时坚守在岗位上,你又不是要保家卫国参加一场非赢不可的战役。况且百分百的胜利也会失去它原本的意义,所以你可以稍微输一下。


   好像比起路与人诞生的问题光一更适合这类问题,这类具有实践价值的问题。


   而选择缴枪投降的这个夜晚也来的很简单,光一抽完烟坐在卧室一米八宽的双人床上等待着那个人洗浴结束的时候。一米五的床好像对他们来说有点不够施展,有一晚光一就这样不慎落地,堂本刚用他那突然使劲的小拳头活生生的将他摁在了地上,骑在他身上时刚有种奈良小少爷附生的感觉,他奴役了他,几乎施加号令说出;你是我的。


   这么想的话光一又开始后悔了起来,那张一米五的双人床好歹还装满了回忆,那些都是光一想要珍藏的东西,而除此之外还应该有些什么。


   此时此刻的转头只是海马体在运作时附带的动作,眼睛会一眨一眨就好比人要呼吸,但晶状体与眼角膜为什么带给了人视力呢。在转头看到未完全关闭的浴室玻璃门后裸露着躯体挺着臀部的刚时好像一切都有了答案。


   适可而止这个词就是用在这种时候的吧?


   刚就是他的答案。


   当刚变成答案时仿佛一下解决了关于光一的所有问题,比如说喜欢的食物、喜欢干的事情、喜欢看的东西、喜欢幻想些什么,甚至在被问到性别和姓氏时光一都可以自信满满的回答;和刚一样!


   以及这好像还是个值得炫耀的答案。这个答案还会给出很多别的答案,光一坐在床上搂着站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刚的腰身。刚,这个世界上是先有了路,还是先有了人?


   这么想知道的话,自己走走看不就知道了吗?


 


   我踏上旅途的理由大约有一百个之多。其中一个是,感到这里好像让我无法呼吸。第二个理由是,今晚的月亮总在引诱着我。第三个理由是,最近想到的能考取驾照也不错。


   这是最近光一听的一首歌里的歌词,听到第三个理由时光一狠狠的踩下油门吐槽道:我早就考取到驾照了好嘛!


   毕竟人的灵魂是不能完全取得共鸣的,不这样的话人就不是人而是机器了。


   这是刚曾教会他的东西。放了一首喜欢的歌到中间的时候突然按了暂停。就在这句之前我都觉得,啊,这就是我啊。但在这个间奏之后又不是了。


   很神奇不是吗?拿人生来比喻的话,这之前的人生明明走过了同样的路,可在一个节点上我们还是踏上了各自的人生。


   果然因为我们是人吧。毕竟人的灵魂是不能完全取得共鸣的,不这样的话人就是人而是机器了。


   那个时候的刚算不算是回答了自己问题的答案?可是先有了人还是先有了路呢……


   ——————好奇怪啊。


   好奇怪啊。发动机又出问题了。


   光一检查了车的发动机,像是在训斥一样的说了句:喂!你可是法拉利!


   如果你是光一心中完美的法拉利的话现在你就不该停在这里像一具尸体一样一动不动。车变成尸体的话可是很可怕的,一堆废铜烂铁不管怎么挖掘都难以为其添加点感情色彩提高它的自身价值。不过光一的话不会这么想吧,他一定会这么说;这是为我奉献了很多的好孩子。


   好孩子也有闹脾气的时候,其代价就是他和他的相方不得不坐在四面草原唯一一条通往城市的公路上发呆。天空很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沉闷天空上灰蒙蒙的云,这让四周的青青草原也显得孤独几分。空中的声音大概是哪的牛羊的低鸣。又或者是猴子的叫声,虽说它的家园应该属于森林。


   光一坐在草地上点了跟烟。跟刚说,难得出来旅行一次没想到变成了这样。


   刚压了压被风吹的有点松的浅蓝色帽子,黑色的风衣也在跟着风向后飘荡,头发被吹的翘起,他只是笑了笑回答没事,难得光一会有旅行欲望,是件好事。


   好事?光一抽完一根烟后想掐掉它,出于爱护环境他站起来将烟头踩灭公路上。好的想法,有的时候也会导致坏的结果呢!


 


 


 


   所以说,自己的相方是一个奇怪的人。


   何出此言?让刚有这个念头的大概就是在光一熄灭草原上的第一支烟的时候。


   旅途明明才刚刚开始,在光一眼里就有种要结束的意思。可这一切不是还很值得期待吗?这敞亮的天空倘若放晴了会怎么样,晴空万里白云慢慢流淌,不成形状是因为它只需让风带走它就好了。在不知终点的路上一切都值得期待。


   刚也跟着从草地上站起来,冲光一伸出手,手机给我。


   乖乖的交出手机。


   拨通了维修公司的电话,公司那边说两个小时左右到。


   转告给光一后光一先是一惊,随后接了句;吓的我又想抽根烟了。


   这可不行哦,光一一天只能抽一根烟。


   刚都有点要忘记了,抽烟时的感觉。当初自己吸着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来着?


   可能自己抽烟时的感觉不能当作标准答案来参考,毕竟那时的自己有点想把自己逼到绝境,一个追求爱追求到有点可怜的二十代初的小男孩,干起什么事来都带着疼痛三分。


   那种痛感,好像现在也活在身体的某一处,却蜕变得那么的安心,可能是这个世上光一与母亲除外最让刚感到安心的存在也说不定。


   因为他总是会在有什么东西被忘掉的时候扯着自己的心脏红着眼求着自己不要走,刚才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我是为你而生的噢。说出这话的时候刚自己也觉得有些无可奈何,毕竟自己早已经被赐予了姓名。有很多人会说,堂本刚应该走到更远的地方去。可实则他知道,自己大概不会走了。


   不会走,也走不了。


   只要那个男孩还会作为堂本刚的一部分活在这个世界上透过堂本刚的眼睛窥探着这个世界他就没有办法离开,而在那个男孩死掉之时也是堂本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时候也说不定。


   就像此时天空上的云一样,变得只会等待旅途的终点。


   哪怕这么想的时候刚也不害怕,他模仿光一的样子靠在车子上,脑袋依着光一的肩膀。光一说过,无论哪里他都会带自己走。


   也许是为了打破沉默,又或者思考却不得结果,刚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抽烟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抽烟?真是个奇怪的问题。


   Fufu。这是戒烟成功的人才能问出来的问题哦。


   光一苦笑,再问下去大概就要变成“批判堂本光一抽烟讲堂”。


   就像饿了想要吃东西一样,想抽的时候就会去抽,自然而然的习惯。


   抽的时候呢?以及抽完以后。


   抽的时候会感觉自己能抓到思绪,刚肯定明白的吧。


   我那是抓到灵感,也没见你抓到我们两个合作专的思绪。


   看吧!我就知道这样下去绝对会变成“批判堂本光一XXXX讲堂”!


   刚看着光一的眼睛笑了出来,这个孩子真的很有意思。


 


   这个孩子有趣到什么程度?有趣到刚想亲亲他的嘴唇再被他含住自己的唇齿,腰间被锁住乃至不能用力。


   就像是溺水了一样,波涛汹涌的夏威夷海岸又或者是古代鱼们栖息的深沉的海底。自己还真是奇怪,矛盾又复杂的个体,一方面想着逃跑一方面想就这样沉沦下去。


   更低。再低到海底的时候还有个洞口,光一松开了他,两个人憋住了呼吸。光一笑着指了指拇指小的洞口。你要干嘛?刚打着手势。带你去看!去看什么?你跟我走就是了。


   洞口的下面连接着宇宙,那个少年所指的会带自己走去的地方。


   他会告诉你答案,宇宙为何而诞生,生命之外还有生命,人类所到之处的终结,世界万物的疯狂至极。光一才是那个自由的人,是那个带给了自己自由的人。


   光一是他的答案。


   既然现在的他都这么有趣了,该赏他一个吻了吧?


   刚抬起了脑袋甚是没有呼唤光一的名字,用最直接的动作靠近了光一吻了上去。


   光一的嘴里还留有烟味,刚吞下的时候拾回了关于它的记忆。烟雾缥缈的舞台上他亲手解刨了关于他的爱语,藏在烟雾里难以捕捉到的思绪好不容易组建到了一起成为有关于爱的一两句。可刚却只想剪开它,想看个究竟,想问个清楚,这,就是你的爱吗?


   身体紧紧贴在一起,两个人的黑色风衣不分你我,帽子快要掉到地下,光一搂住了刚的脖颈,不近一步的上手是因为一些外界原因。光一先生————


   刚猛的用力推开光一的那一瞬间光一就猜到了,连忙打理好有点凌乱的衣服转过了身面无表情。听到了方圆一百里内第一道除了他们以外的车鸣声,刚这才第一次明白光一所说的车所蕴含的生命力。


   交代清楚一切法拉利被带到大的运货车上,光一有点依依不舍。傻孩子,照顾好自己。


   以及,还有件事情。


   光一上前拍了拍工作人员的肩膀,还未说只言片语的时候刚就忍不住偷笑,为了不太明显刚选择背过身体,算计光一登场的时候自己还是装成天然比较合情合理。


   算计光一很会出牌有的时候又格外的天然,刚可能中了毒,为了中他一辈子也琢磨不透的反差:你愿意载KinKi Kids一程吗?


 




   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光一突然有了很奇怪的想法。


   若KinKi Kids的存在不再是让一切迎刃而解的利器时他和刚又该何去何从。


   想过解散,平淡的想过在这里画上句号。那个时候的KinKi Kids还保有光晖,富有光泽。像一块还能继续打磨的玉石,会变的越来越精致美丽。


   可又不想要结束,无限不是堂本光一的代言词,怎么自己也会有忘记自己定位的时候。


   再或者,人总会在要失去些什么的时候才会强烈的意识到,啊,自己还活着。


   自己还活着,KinKi Kids承载了二十年的人生。


   就像恋人会分手一样,有人说过,和一个一直交往的人分手的话你会觉得失去了一段时间。那按照光一的场合来计算的话,和KinKi分手岂不是意味着失去了半个生命。


   谁未曾想过死,但只要活着就会更想要活下去。


   威逼利诱工作人员带他们去附近离市中心最近的旅馆。一路上刚都在偷笑,说你刚才的表情像极了我小时候在奈良遇到的不良少年。光一笑的害羞,实则自我肯定了一次,我也觉得自己帅极了。


   旅馆是个比想象中要小很多的地方。但光一的想象多半也是那种在豪华套房里扒开刚的衣服之类的场景。用二十周年旅行的借口打发走了工作人员,离开前特别叮嘱了句照顾好自己的法拉利。刚问他能不能再找个可靠点的借口,连staff都没有哪来的二十周年旅行?


   我不管,我要像正直里的一样,住旅馆!




 


   刚有点惊讶,原来光一还记得。


   不过理性的想来也是,那段时间的光一总是对自己毫不留情。


   就好像在发泄某种愤怒,却极力的想要去爱护,那种极致的爱让刚曾无数次的想到,自己终究还是伤害了光一。


   所以,你的爱究竟是什么?


   脱掉衣服站在冰冷的浴室里,任由滚烫的水洗刷掉一天的疲劳,会突如其来的踏上旅途自己也没想到,大概现在光一正站在窗户上打电话跟staff们联系。


   得赔礼道歉才行,38岁的大叔竟还玩起了年轻人的恋爱游戏。但会被理解的吧,毕竟那么多年都已经过去。


   这些走过的年月积攒起来,世界上总共有多少生命削减又有多少生命得以重生。人们跨过皑皑白雪又向前走了多少,牺牲了那么多的爱,用恰似革命烈火的呐喊与眼泪换取来的所谓的进步,又是多少人踩过脚下的路才得到的结果。


   若是现在的话他们会被原谅吗,会被理解为相爱只是因为单纯的爱吗。


   关掉了水龙头赤裸着全身,走出浴室时那个人在看着自己。


   那个眼神,刚见过。


   昨晚那个人就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那滚烫的快要溢出的眼神,一看,就看了自己二十年。


   漫长的二十年,二十年如一日。那是他和光一寻寻觅觅才探寻到的结果。


   刚走到光一的面前,任由身上的水珠滴在光一的身上,他撬开光一的双腿站在坐在一米五的双人床上的光一胯前。光一,这个世界上是先有了路,还是先有了人?


   是啊,这个世界上是先有了路,还是先有了人呢?


   最初踏上旅途的理由明明有一百多个,可现在却只是为了追寻一个结果。


   好奇怪,好奇怪啊————







评论(1)
热度(53)
  1. 夏模様小王子アゴ 转载了此文字
  2. 锦弦アゴ 转载了此文字
    刚和朋友讨论完几乎也是循环往复、永远不能有明确答案的问题就看到这篇。也算是冥冥之中得到了一种答案,也...
© 夏模様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