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模様小王子

この星では僕ら 誰も生まれ変わり
KinKiのふたりの危険な関係は続けよう♥️💙

【KT】寿司与心动的正确食用方法 1.2.

(不甜我秃)

1.

“诶…扣酱,吃寿司也是一种享受啊....那么大口是无法感受到真实的鲜美的啊..诶…话说你要不要真的一直盯着我看啊!你的眼睛不累吗!“

着急的富士山小唇微微撅起,白团子般的两颊略显激动地染着红晕,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着不解。

“唔…好吃啊因为——…“

模模糊糊的声音。大口地咀嚼,

“诶…一直看着我吃..很香吗?“

眼前的堂本光一低着头大口咀嚼着寿司,但一双细长的眼睛却一直向上努力地勾着。拼命地探着,锁定在眼前这个可爱的人身上,直勾勾的眼神过于赤裸,发散着狐狸的狡猾气息。

眼前人圆溜溜的肩膀,宠溺地一颤一颤的抖动,光滑的肩颈,微张的三角嘴。

“好吃啊…”

继续锁定,盯盯盯盯。

大口咀嚼,吧唧吧唧。

……

“。”

“嘛….不管你了…fufufu…”堂本刚无奈地低下头,擦擦手继续捏寿司,“怎么这么久你还是跟小孩子一样啊….”

宠溺却无奈地偏了偏头。

——看着tsuyoshi下饭,果然真香。

 

今天的寿司真的是鲜嫩无比。

 .......


2.

下了班,堂本光一脱下雪白的医生大褂,摘掉“外科主任·堂本光一”的胸牌,裹上漆黑通体的长风衣,摆好台灯的角度,放置好最后一根笔的位置,轻轻抚了一把桌上的微尘,满意的插着兜,大踏步走出办公室。

想都不用想要去向何方,那个地点已经是每日下班的必归之地-----

那必然是堂本刚的寿司店。

小小的门店藏在深深的街巷,在一排外泄的繁华中却悄悄藏着着一方琳琅。

“外表看着就还蛮朴素的嘛…一般人真的难找到的啊….”

尽管朴素,但堂本光一还是被提醒了无数次,不要在店门口停红色法拉利。

“嘛,红色真的太显眼了…”一声叹息。

“欸……那改天下雨天我换雨用车好了…”嚼着寿司模模糊糊的声音,“我还有别的颜色。”

(x

 

 

依旧,刚踏入店门,堂本光一习惯性的摇了摇挂在门侧的红色铃铛。

“叮叮叮~~~”清脆的信号标志着特殊熟客的到场信号。

这个铃铛是当初堂本刚特地为堂本光一栓在门口的,他来的时候就摇一摇,作为提示他的来到,清脆的铃铛声一响,让再忙的堂本刚都可以清楚地获悉对方的信号。

接着就是那特殊的香水味由远及近。

-----接着就是那习常的安和笑容正在等着自己。

并不是将近四十岁的欧桑在搞什么情趣,而是真的作为一个等待的标志,显得还蛮有意思。

至少对于堂本刚来说,为他专门设定一个专属铃铛这种看似小孩子才会获取的特殊权利,对于堂本光一来说,一点都不违和,想着他笨拙而又习惯性地面无表情地拉铃铛的样子,就很可爱了吗。果然是堂本光一啊。

而对于光一来讲,既然是莫名其妙又内心世界丰富如宇宙般的堂本刚大师,怎么做怎么想去配合他一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吧,大概。Tsuyoshi就是一个有趣的人。

嘛,也许,自己在他眼里,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吧。

 

……

尽管已经还没到饭点,店里果然已经有了一部分客人,在小声絮语。在小声的嘈杂中,铃铛声却显得格外的清脆。

然后吧台处探出一颗可爱的头。

“啊kouichi回来啦。欢迎回来哦。”

露着小虎牙的嘴角依旧是熟悉的喜悦又温和的弧度,今天的tsuyoshi梳了向右的偏分,小小的黑色帽子包裹着

真可爱..嗯。(?

 

依旧习惯性的大步流星走到吧台深处,那个隐秘的位置。已经可以看到面容温和的Tsuyoshi老师已经在等他了。越来越近。

习惯性地解开大衣纽扣,跨上座位。习惯性地伸手接来对方递来的白毛巾擦手。一边习惯的小声皱眉抱怨着:“今天真的好冷啊,店里不是很忙吧。那个铃铛的绳子好像要断掉了的样子欸…”堂本刚老师则一直温和微笑着看着光一习惯性自言自语式的吐槽,一边码着新鲜的材料。

“是啊..最近要入冬了,是要渐渐变冷了啊。那个铃铛啊,哈哈哈,白天的时候孩子们都很喜欢拽着玩呢。有一个孩子很喜欢那个铃铛啊,一直在拨啊拨啊的,还要缠着我送给他呢fufufu…”堂本刚笑着垂下头,细细切割着金枪鱼红色纹理,“但是我说啊,那可不行,这是某个大男孩子的私有物品哟~”上目线扫了一眼堂本光一,明显光一的脸有一点红。

“嘛…真的是…”

“fufufufufu~kouchan的礼物嘛,当然不能轻易送人了嘛~”

堂本光一的脸又有点发热。

 

嘛,kouichi也不是小孩子了吗,fufufu~

 

看似熟络仿佛多年好友,但是实际上堂本刚和堂本光一也不算认识很久,大概刚刚也就,将近一个月左右。

 

堂本光一是医院有名的外科主任,是市里医科界大名鼎鼎的优秀的堂本外科主任,也是医院里大名鼎鼎的“独身主义”美人光一桑。

 

但是-----至今39岁的外科主任堂本光一至今单身!

 

真的是难以置信令人可怕是不是!

 

最重要的是光一君真的是少有的优秀又完美立派的美人。------

 

英气逼人的气质凛冽到将近四十代都没有丝毫褪色的痕迹。永远是少年。永远是凌厉尖锐的外表,棱角尖锐。狭长星目眼眦深裂,锐挺细长的鼻子却含着杏唇,脸骨也小巧地精致到让人感叹,真的是个美人。尽管已经将近中年,依旧会让人惊艳到,“真的是个美人。”

 

但是这样的美人却依旧毅然保持单身。

 

究竟是为何,大概是堂本光一自身也难以解释的,完全没有坠入过恋爱的感觉。但也许这么多年过来,真的没有为谁有过心动的感觉,告白什么的也许都是习以为常家常便饭,王子一般力挺的外表,但是冷艳美人的气质,确实实在难以接近。大概时间久了,自己也难以发掘动心和爱情究竟是什么感觉。

 

用大亲友耳鼻喉科主任长濑智也的话讲:

“诶…这种事情不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么。”

“或许说……他根本对人情根本没有真正接受过…?

作为相识了二十余年的大亲友来说,对于看着kouchan他从纤瘦精致的冷美人,蜕变成如今立派强健男前满溢。在高校时期帮他接过女孩子递过来满封羞赧得冒泡的情书,到现在时不时觥筹交错的院内年会上帮他挡过不少杯酒。也曾一起学校晚会上热情四溢地弹着吉他,

也曾亲眼目睹着注视着他的眼睛有多么热烈。

 

这个人笑起来明明很好看,细长的眼角勾起来的细纹都是精致的痕迹。

但是似乎就是没有对情色一方面的事务有过一丝一毫的亲近。

 

但确实,再光一自身看来,有关恋爱或者结婚的感情是什么感觉,自己也难以发掘。

但确实,堂本光一不缺少追求者,自从年少时代至今为止,不少女性都为其青睐。

就连新到医院见习的小护士都红着脸错开眼神抱紧文件绕着他走。

“啊……就主任的脸就…那么漂亮……诶不不…那么帅气啊对吧…”

“果然独身真的很可惜呢。”

“fufufu…据说是从来没有过女朋友呢。”

“诶———”

“据说是从来没有过感情经历呢!”

“诶!!!”

 

大概从到医院新来的小护士都开始不再犯没有结果的花痴后,大家开始真的对堂本光一进行催“婚”了。

也许是红人主任真的要近四十岁了,再妙的美人这种事情也真的要提上日程了。

 

于是,“堂本光一主任今天有没有结婚?”便成了日常课题。

 

啊。催婚?他连个正式的恋爱对象都没有呢好嘛!Babe主任激动地嚎叫。

 

……

 

于是,

“堂本光一主任今天有没有恋爱相手”变成了整个医院的业余话题。

 

“真是麻烦啊———”光一主任搔头,眼尾愁出长纹,感觉头秃。

 

但是,事情总是在多事秋天出现了转机,大家默默沸腾起来。

大概从何而起,周边开始传出“主任恋爱”的传言。

 

传闻到——有爱情的气息在主任身边萦绕。

 

“诶……最近我们的光一主任脸上总是荡漾着粉红色哦。”

“莫非是……单身近四十年的恋爱突发警告?”

“额……难道不是因为之前的那件事情…?”

“啊!你是说………”

………

“那家寿司店的艺术家店长么!!”

 

!!!

 

“大概才是上个月的事情啊…那次聚会的寿司店嘛,那个喜欢戴水晶的店长嘛。”

“啊…是啊,看着品味就好优雅啊~保养的好细腻的感觉,水晶款式也好美…”

“我还关注到他戴的帽子!是CA4LA新款的那顶贝雷帽嘛…啊,是已经买切了的那款啊..”

“啊…真的品味绝好啊..”

啊…女人们凑在一起果然是讨论的奇怪的话题。“欸!真的要是那家店的话。貌似主任是真的很在意啊!每天下班火速离开,开着红跑雷打不动去就餐啊。”

 

“与其说是就餐,我倒看着红法不止一次停在寿司店门口哦,一停就是从傍晚到深夜哦….”药剂师西川教主摸着下巴认真爆料。

“诶???————”大家瞪圆眼睛异口同声。

“嘛嘛嘛嘛…我可没有在监视他们哦~只是因为那家店的对面是我经常去逛的高级古着店嘛,经常去和店主叙旧就….只是偶尔,会在意到啦~”时尚教主西川贵教桑笑笑,“毕竟嘛…红色法拉利…这可不是很低调哦..emm..偶尔阴雨天还会换成灰色调…”

“诶!!——“ 红色法拉利!深夜!霓虹!绮丽!

这是什么神之纯爱约会场景!

还、到….深夜!!!诶——

那之后何去何从呢……

哦不不不,所以堂本主任只是单纯去…会面嘛?

(x

 

 

渐渐,立派的堂本光一主任近期绷紧了十几年的脸颊上最近偶尔泛起的绯红色浮现在大家心中。那双美丽的眼睛偶尔的放空出神也貌似大概是有了理由。

啊…原来果然是,恋爱了吗!…

 

………

 

 

递上精致的寿司碟后,刚悄悄地从吧台上探过身来。

精巧的嫣红色的金枪鱼寿司肉在漆黑的碟在灯下闪着狡黠的光泽。

堂本光一刚要下筷,尖细的筷子尖刚要插进醋饭大张开嘴放进口里。

“诶…扣酱~慢一点吃哦。”

突然被慢悠悠的声音打断。

“诶!”

刚刚进口,堂本光一一个抬眼正好撞上了堂本刚那双静谧似海眼睛,在昏暗温暖的雾灯下,卧蚕的阴影被勾勒出几份妖冶。

然后——咔

“啊——”堂本光一顿了一下叫了出来,同时一股新鲜的苦涩味道从舌尖冒了出来。旋即尖锐的阵痛弥漫开来,“唔啊——”

牙白、咬到了舌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眼前因为疼痛大皱眉毛的人笨拙地抽着纸蘸取止住舌尖的嫣红,不断渗出的血,以及,被失措疼痛扭作一团的美丽的脸,还有盘中的点点酱油,tsuyoshi不禁轻轻地笑了出来。“倒是小心点啊你…fufufu,光一也不是小孩子了嘛,吃饭还会咬到舌头啊…”

嘛、真的是…光一也是近四十岁的男人了…

怎么还是和个小孩子一样呢。

 

不过在堂本刚眼里,堂本光一在某些程度上,确实是一个需要被包容保护者的小孩子。

不过,这一切——当然不能让他知道。

 

“嘛、今天的光一kun有什么需要倾诉的事情吗。”擦了擦手上的水,堂本刚温和的看着还在皱眉痛苦着的堂本光一。

“啊…今天啊、今天大概是有点感冒了吧,头好痛…”咕哝着还在红肿的舌尖,扶了扶有点发烫的额头。

“啊…感冒了就要早点回家休息吗,你明天不是还有手术吗。要是疲劳上阵可能要把纱布忘记在人家身体里的哦..”轻轻地打趣着——就这么想来见我吗hhh。

“诶…这不是答应了每天要来照顾你生意嘛…刚kun不是也说了很寂寞需要同龄偶桑来消磨时光嘛…”光一眼睛突然明亮,“而且,tsuyoshi你捏的寿司真的很好吃啊!啊…好痛、!”

是啊,反正也都是独身单身汉,回去了也没事做,凑在一起说说话,也不错啊确实——

“诶~扣酱最近是不是真的太累了呢,感觉眼眶都要青的凹进去了呢…”堂本刚凑近了光一的脸,歪着头,圆溜溜的大眼睛摸着光一紧绷的脸,“诶,最近皮肤状态也不不是很好啊…感觉毛孔都要裂开了呢..好可怕。”

被水润饱满的目光这么圆润地凝视了一圈,堂本光一竟真的有一种自己被狠狠地摸了一把的感觉。

“……”下意识紧张地咽了下口水。

 

“诶…光一你最近不但没有好好睡觉,而且也没有好好做保湿吧…”堂本保养大师换了个角度偏着头,又凑近了一点,圆润的身体有点微微探出吧台,湿润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湿漉漉的长睫毛,澄澈又有点童真色彩的泛着光的瞳孔,这么无邪地盯着自己。堂本光一突然在心底闪过一丝罪恶的情色想法。

——啊…在想什么!他可是堂本刚啊。

虽然堂本光一绝对不会对谁动心,但是作为男人的本色还是正常的,但是绝对不会沾惹上感情的晦涩,对眼前这个人,啊,所以也,绝对也完全不可能。

“……”再次紧张地咽了口口水。

 

“诶..扣酱怎么了呢,为什么感觉你嘴角在抖啊..诶…光一…?你在看我吗..诶…”

伸手在定住的人眼前晃了晃。

———视线渐渐重新聚拢。

堂本刚澄澈却又饱含疑问的眼睛映入眼帘。

一样的幼,一样的pure感,

一样的…有点让人不知所措

 

堂本光一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啊..我..可能是被咬到突然太痛了吧..”光一放下筷子有点慌忙地解释着,“感冒了啊…果然会有点神志不清呢…年纪大了啊就是不行了啊.哈哈哈...”

自己都觉得、尴尬无比,这个糟糕的解释。

手心有点渗汗。

“……………”眼前人一脸认真地解释着,笨拙的措辞,有点泛红的脸颊,不知道该看向何处的来回逃窜着的眼神,精致的面容有点失格般的紧迫感,“fufufufufufu~哈哈哈哈….”堂本刚不禁又笑了出来,上半身撑着吧台桌面,腰都笑得微微向前欠着。啊,光一真的,真是个可爱的人啊。

 

“诶……你不要笑吗……”堂本光一有点不爽,不知所措地低下头把筷子有点懊恼地插进寿司里,饱蘸了包着芥末的酱油汁,大张开嘴把寿司吞到嘴里,“啊——————疼疼疼——!!!“

 

忘记了舌尖还在红肿的堂本光一再次碰到了舌尖。

芥末的腥冲直逼鼻腔,热泪突然猛地涌了出来。

原本就因为感冒和窘迫而有点昏聩的大脑这下子更迟钝了….

 


 

…………



(TBC)


欢迎大家有兴趣给我留言哦~~

希望不会秃头

 


评论(10)
热度(49)
© 夏模様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