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模様小王子

この星では僕ら 誰も生まれ変わり
KinKiのふたりの危険な関係は続けよう♥️💙

【KT】寿司与心动的正确食用方式 4、

(不甜我秃)

1、2、:http://kinkiamywakaba.lofter.com/post/1eaca724_12ca0c916

3: http://kinkiamywakaba.lofter.com/post/1eaca724_12cb600b6


就像是失了神的眼睛锁不住光影,失了重的灵魂飘无迹踪向。


醉酒后的那种丧失感,是神经被剥夺了理智的抽离感,也是心脏被拉扯着情愫的失真感。


太多的真情实感都会被展现的过于赤裸,


甚至于说——


失格。


王子也不例外。




堂本光一不记得那一天自己是怎么从店里出来的,究竟是被搀着架出了寿司店,还是被裹着大衣抬上了法拉利。


——“不成立,那天明明喝得烂醉…怎么还开得了法拉利?“西川桑摸摸短裤努力回忆,主任那喝醉了沉重的躯体简直拖不动…”不愧是55kg握力的男人..“


——“光一桑真的大丈夫?“回忆起那天光一主任出来的时候样子的高桥南依旧瑟瑟发抖。


是啊…被驾着肩膀出来的,明明店主tsuyoshi桑都亲自给送到门口了,另外一只手紧紧攥着人家的手舍不得松开..


——“诶..主任对女人都没有这么热情过的吧!“攥着手不说,还一直拉着扯着不放开,搞得刚桑很尴尬的吧!


——“何止是对女人..你见过我们堂本主任对哪个人这么亲近的吗!他又洁癖的好吗!“是啊..才第一天见面..给灌醉了临走前还牵着手一直念念叨叨人家名字的…这个是真实的堂本光一桑吗?


“咳咳..“




眉头紧锁的主任今日依旧雷厉风行,快步走来。




众人退散。




堂本光一知道自从那一夜晚上以后,周边人都沸沸扬扬的对自己的暗中指点,那些安静以里被掩抑住的舆论却在不住地向上膨胀着,企图在空气中烹煮着一口隐形的蒸汽锅,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


令人窒息。




堂本光一推了推眼镜。




“………”




最近因为太尴尬了,就算是再严谨立派无惧舆论的光一主任,也有了眼神无处安放的时候。


——倒不是因为害怕舆论热度逐渐攀升。


其实自己心里都明白。


而是在爆炸热烈的议论中,总无意夹杂着的那个名字..


就像是在一片烈火中的片片冰霜——


又像是在炽热的大红色中跳跃出来的点点深蓝——


格外突兀,却又不相违和。




每每听及,都心尖陡然一瑟。


正当这个名字和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一起的时候…




总是会格外留意。




“堂本刚…”




光一主任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快步走进电梯。




……




所以堂本光一觉得自己坏掉了。




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后来再也想不起具体情况,只记得第二天发现自己是衬衫开解,床铺混乱地倒在自己家床上。


“!!!“醒来后的堂本光一下意识看到了自己松散开的纽扣,已经被散乱掉的床铺,以及还在嗡嗡作响的头脑还未完全获得纯粹的意识,猛然的疼痛从脑仁深处向外扩散,眼前还是一片模糊。


啊——环顾四周,周围没有陌生人的影子。


松了一口气。


果然自己安全无事。(x


——???


但是


一股浓烈却熟悉的荷尔蒙气息在自己的房间里游荡,富有侵略性又是盟友的味道。———


………


“扣酱!!你醒了!“


十分Rock的声音。


“…………”


BABE那铜铃一般的大眼睛扫视着自己,堂本光一有一些不知所措。



“啊…所以是你过来扒了我的衣服,弄乱我的床啊。“


严重洁癖的光一主任突然松了一口气,有气无力的声音沙哑无比,宿醉的麻木感仍旧压制着神经。


“你啊…别说你怎么回来的了,醉成那样了都..我和堂岛还有西川把你架回家抬床上就不错了..太丢人了!在人家tsuyoshi桑的店里醉成这样的你还是第一个啊..是西川的朋友…这么说你还倒欠了人家西川一个人情啊,赶紧醒来去土下座道歉吧…话说你小子还挺沉啊..看着单薄成这样没想到这么有料………”长濑少主十分rock的嗓音一边开始连珠炮的rap,一边开始用力地摇着光一仍未回神的肩膀。


——“tsuyoshi?“


忽略性所有,只抓住了一个重点。


一头猫毛乱糟糟的,微红麻木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啊………对,tsuyoshi桑。“长濑瞬间停止摇晃。


………


短暂沉默。


“你啊…实在都不好意思说。平时酒量那么好,好歹也算能喝一点的吧,昨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醉成了那个样子啊..诶..不光这样,你后来还这样…”长濑突然眯起眼睛,双手捧住脸颊露出一个柿子烂掉了的诡异笑容,光一脊背一凉,“啊你小子喝多了就会变成猫么?”


……….“啊、恶心!”




“是真的啊…”………




是啊,因为被好心的店主夸“光一桑真的是可爱“之后,冷美人堂本光一主任毅然放下了酒杯,捧住了脸,然后向明明更可爱的店主露出了奇怪地微笑。


然后惹来了女同事们的集体尖叫。




堂本光一你人设崩坏了。




………




“扣酱你该不会是喝了假酒吧。“




………




堂本光一头还很痛,但并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




“扣酱!你是王子失格了吧!!”




特约医学指导教授及川光博大王子见到目眩恍惚的堂本光一就一掌拍到肩胛骨上。


“嗷嗷…疼疼疼………”光一一个趔趄向前跌出去,依旧头晕眼花。


“第一次见面牵着人家那样子都不只是拉家常了吧……不考虑做个恋爱相谈吗?”


———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失身吧!....我”


“今天你就不要做手术了——”


给中居委员长一个扫堂腿结结实实踹在屁股上。


“不过,太明显了吧你小子…哈哈哈哈哈!”


也并不知道满面红光的委员长在兴奋着什么。但是隐隐约约觉得酸胀的眼球隐形眼镜有点滑片…


———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同事们都在窃窃私语。


大家的眼睛都在闪闪发光。




“咳咳…算了吧。”堂岛哥哥过来意味深重拍了拍光一的肩膀,“你就亲自去店里道个歉就好了。”


“是啊…tsuyoshi不会怪你的。”西川教主拍了拍短裤。


“我们也不会在意你的,真的!”高桥小姐捂着嘴微笑。




…………


“好。”


堂本光一决定面对现实。




无论如何都是失了格,无论如何都是喝多了发生了些自己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了的事情,然后对初次见面的朋友做出了不可饶恕的冒犯行为,并且对对方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嗯,我很抱歉。


好,就这么说。




在傍晚堂本光一终于醒了酒。——奇怪这个假酒真的后劲太猛。竟然剥夺掉了一天的精力。当堂本光一换了件干净体面的衣服后,理了理黝黑浓重的黑眼圈,眼角的酸涩感掩盖不住紧张的抽搐。


拂好桌面的灰尘,放好最后一根笔的位置,调整好台灯的角度,紧张的整一整黑风衣的长摆,绷着一张脸,大步流星跨出办公室。


跨上红法,驱尘而去,奔向小小的寿司店。




驱车一半,突然停住。


“哎…”


堂本光一突然想到了什么。


停下自己鲜艳的红色法拉利,走到路店的一家花店,买了一束同样色彩鲜艳的红色玫瑰花。




15多玫瑰花,致歉的数量。




“他应该很配红色。所以他应该很喜欢。”


堂本光一单纯的想着。




事实当一身黑衣的堂本光一捧着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在晚色渐起时出现在寿司店门口的时候。


就格外是一个新颖的话题了。




池面、黑衣、红色法拉利、红玫瑰。


暮色、酒盏、精品寿司店、落灯辉。




灯火摇曳,昏黄雾灯温柔地卷着鹅绒的布帘,镀上油光的漆碗含着点点猩红色,酒盏中的清澈尚留着温存。弥漫着淡淡线香气息若有若无萦绕鼻端,柜台上的紫色水晶吞吐着狡黠的色彩。


昭和爵士乐在黑暗中幽幽唱着惆怅的欢快。




一捧红玫瑰格外的耀眼。


就像所持者眼中的深邃一样,透着坚定的光。




怀抱着烈焰如火般的红玫瑰的立派男人在永夜的深邃秘境中穿行,


真的是浪漫的场景啊。




堂本光一很快的被来自黑暗中的簇簇目光围攻,绕为一团。




“该不会是来找爱人的吧。“


“诶…是来求婚的吗?“


“挺帅的啊..“




径直迈向吧台的步伐过于坚毅,堂本光一的内心都没有一丝的动摇。


就这样来致歉…


——真的只是来致歉的吗?




远远的就看到环形的吧台后方,那个小小的身影。


露在灯光的那一小截手臂泛着淡淡的苍白光芒。


垂下的侧脸格外的沉寂,圆润的轮廓勾勒着宁静和平和。


明明只是在专注工作,却仿佛深思的目光。


目光投射之处的小小光斑,


是一片亮晶晶的金枪鱼刺身。




仿佛一切的一切的打扰都与他无关。


轻盈的雾光披在他的身上。




堂本光一心里顿了一下。




手中的玫瑰花捧紧了一紧。


临走前匆忙喷上的大吉岭顺着体温开始发酵。




......




直到圆溜溜的大眼睛凝着水光无邪得将自己包裹的时候。


堂本光一才回了神。




“…………”




堂本刚收紧投射在那鲜艳欲火的大玫瑰花捧的目光,又扫了扫一身正装的黑色革履,最终把目光聚焦在了面容冷冻住的堂本光一。




“噗嗤———”




忍不住裂开了嘴角。




———玫瑰花什么的……这个人呐。w




堂本光一的喉结无比干涩地移动着,事先准备好的作为一个立派的主治医生该有的官方歉辞瞬间忘光。一个一个音节的吐露显得十分的生硬。




“那个……我…昨晚…很抱歉。”抱紧了玫瑰花的男人,生硬地向前欠身,“如有失格…很抱歉!”




“噗嗤——”


小虎牙忍不住探出来。




男人匆忙直身,玫瑰色的鲜红映得他姣好的脸也是红灿灿的。


———几分羞涩呢,光一君?




堂本光一下意识地吞咽干涩的喉咙。




堂本刚仍旧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带着善意的微笑。


亮晶晶的眼睛依旧是充满了水润透亮的色彩。




“很…抱歉……初次见面就…”


抱紧了红玫瑰的男人眼神飘向一旁,摇摆不定。




“唔。算是啊,初次见面的确很热情呢。”


堂本刚擦擦手,抱着手臂,认真的点点头。




“诶————?!”堂本光一突然紧张,猛然抬头。




“是的啊,”堂本刚微微抬头,圆溜溜的眼睛向上慢慢地转着,“非常热情呢……把大家都吓坏了呢~”




“诶!”堂本光一抱紧玫瑰花抖了一下,几片玫瑰花瓣凋落下来。




“诶是的…”堂本刚的语速渐渐放慢,“————吃了两大盘寿司呢……看着精瘦的光一君,食量真的是惊人呢!”




“诶???——”堂本光一不禁向前走了一步。




“fufufufufu……就是这样啦!”堂本刚轻轻地笑了出来,肩膀一抖一抖的。




“诶——不是说我…我…我一直牵着你的手还是……”堂本光一几乎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啊…是为了那件事道歉啊…是事实哦!”堂本刚的尾音卷起一丝小恶魔的尾巴。




“!!!”主任开始愣住。




“嘛……不过…”堂本刚撑住吧台,上身向前探着,“那是因为你———打碎了我的一只杯子!是我从奈良带回来的一只很宝贵的杯子呢~,诶…想来真的是可惜啊……”




“??”




“不过我也不在意啦…碎掉了就过去吧。嘛,光一君你也忘记吧。”




…………


堂本光一有些麻木。




“等等等等…等一下!”




“诶…都说了没什么好提的了嘛,不过你攥着我的手一直要给我钱道歉我当然要拒绝了啊。”堂本刚笑着搓了搓手,“嘛,靠这边来坐下吧,哎!那个………”手指了指紧张的堂本光一手中的那捧鲜艳的玫瑰花,“是给我的吗?”




“啊!………啊…是的…”堂本光一突然惊醒,抱着玫瑰花的身体晃了两晃,鲜艳的红玫瑰在黑暗中闪烁着狡黠的光泽。“作为严肃的歉意!请tsuyoshi kun收下吧。”




双手认真地向前递着。


堂本刚伸手把鲜红的玫瑰抱过来仔细地捧在怀里。


——这个画面有点惊人。


但是玫瑰花真的是惊艳四座的鲜艳。




“fufufufufu…”


这就有点奇怪了呢…光一君。


堂本刚心里某个开关开始松动,情绪的某个敏感点开始发痒。




眼前人一脸紧张,但那双明亮的眼睛却充满了渴望。




———嘛…有点可爱。




“啊……”堂本光一见到堂本刚就这么安静着微笑地注视着他,怀里抱着一簇红玫瑰,在光环的笼罩下披着融融微光,一种说不出的静谧感。


顿时有些恐慌,手挠了挠后脑勺,“啊…就想着tsuyoshi kun应该是很适合红玫瑰的吧…按照店里说的,15朵玫瑰的花语是诚恳的致歉,对、我问过了的。”




“..........”


抱着红玫瑰的堂本刚就这么安静地带着微笑注视着他,鲜红的玫瑰衬着他的脸也鲜嫩无比。


泛着小婴儿一般的纯真无邪。




“啊…果然是不是送给男人玫瑰花…太恶心了…?”




“噗嗤———”堂本刚终于忍不住,小虎牙再次露出。




“诶……其实,你还是很配红玫瑰的。真的是这样…”堂本光一只是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我很喜欢,谢谢你。”


顿了两秒,堂本刚抱着玫瑰花,认真地看着堂本光一,认真地说出每个字。




———谢谢你。w




…………




堂本光一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抱着玫瑰花纯真的像个孩子一样和自己同姓的男人,有一点说不出的可爱。


这一点说不出的感觉,令他的喉咙深深发紧。




…………




那双素手白皙又圆润,在昏黄的雾灯的包裹之下,毛茸茸的光泽温柔地涂在每一寸皮肤上。淡藕色的指尖捏起水红色的金枪鱼肉,指肚和刺身一样,皆新鲜欲滴。修剪整齐的指甲仿佛小学生般稚嫩,醋饭被搓成小小的一团。覆着微光的浓厚口感,在那双手下温柔地诞生,被小心安放在墨黑的碟子里,然后被整齐地盛放在自己面前。


 “轻慢用。”


平和又微弱的声音,神经就这样被慢慢地搓着。


鲜嫩的撕扯感在唇齿间切磋,淡淡的酸涩包裹着肉质的鲜活。


“唔,うまい!”


那个人微微地抖着肩,ふふふ地笑着,忍不住露出的小巧的虎牙,真可爱————


 “是专门为光一桑捏的哦,新到的蓝鳍金枪鱼。”




眼前堂本刚的笑在昏黄的灯下朦朦胧胧的,只有那浅红咧开的嘴角和露出的虎牙。


还有那双勾着妖冶卧蚕眼睛。


———笑得可真好看。




“大概这就是艺术家独特的魅力吧。”堂本光一嚼着醋饭神思着,却不知眼睛偷偷瞟了眼前这个笑得格外可爱的男人几眼,“即使是在寿司界?.....”


………




“诶…果然光一kun很喜欢么。”他垂下头,被拨向一边的短发刘海在灯下闪烁着红色。




“...........”


堂本光一无声地咽了下口水。


对面人抬头,一个上目线,对上了自己——


“嘛,不过看光一君经常来嘛…有新鲜的上品当然要让老主顾享受啦…还不错吧。”


堂本刚的上目线正好对上堂本光一,略有真挚地询问式的眼神。清明透亮。


好像也闪烁着点红光


“嗯唔………”


堂本光一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不出什么来。


“啊……谢谢你。”


眼神有点错乱地转着,不知道投向哪里去。


金枪鱼鱼肉的鲜美还在嘴角徘徊。


舔舔嘴唇:“刚桑果然是寿司界的艺术家啊。”


回答的很认真,认真到有点后悔这样重新投出去的眼神是不是有点端正地过分了。


“啊fufufufufu……什么嘛…….....光一桑……”


突然——被这样英气的眼睛突然热烈的直视着,想不笑出来都很难吧…hhh


堂本刚笑得扶着吧台稍微弯着腰。


堂本光一迅速尴尬得浑身发抖,


耳朵有点热。


不知道是因为不知所措,


还是仅仅因为还未从昨夜的惊慌中解脱,


还是因为这个男人真的很可爱。


还是堂本刚的金枪鱼刺身真的很好吃。




…………




堂本刚认真地注视着眼前的男人。


突然想起昨夜来的那个他。


仪表堂堂的精致男人,却无比拘束地被簇拥在人堆中间,眉眼的英气一眼可得,却无比安静沉默寡言。


是个美人啊——但是又透露着某种难以言说的钝感。


吃起寿司被逼问的糟糕的食评只有无数个「美味い」,嚼起寿司的两颊鼓起来显得有点可爱。


头顶颤动的发丝,看上去就是猫毛一样的触感吧!…


看样子酒量很好也架不住被一直一直地灌酒——嘛,大概是个计划吧。fufu


醉酒了后无论如何也要被套着各种各样的问题,真的是有点担心…


直到听了那句话———


“蛮可爱的嘛…tsuyoshi kun!”


fufufufu…


弥漫着酒气,气息浓郁的人总是会吐露最真实的心得的吧。大概…?




直到临走前一直一直地握着手,一直一直叨念着今天酒喝的尽兴,一直一直叨念着的寿司的美味,一直一直叨念感谢款待。


真的是醉了的么…


还有一直一直…


“tsuyoshi kun,真的很可爱哦..”


———大概那掌心的握力,泛红的弯起的眼角,略醺的脸颊,玫红色的唇……


还有眼中的点点坚毅的星光。




……


下意识舔舔唇。


堂本光一啊…你。




“那你以后,就请多来关照哦~”



(TBC)


喜欢的gn可以给我留言找我玩哦~

评论(10)
热度(55)
© 夏模様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