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模様小王子

この星では僕ら 誰も生まれ変わり
KinKiのふたりの危険な関係は続けよう♥️💙

【KT】最低なキス

“In The Danger Of Loving You.”




殷红色的空气中弥漫着诡异的虚浮,赤裸而湿漉的信号舔着唇舌摇曳摆动。


浓密辛辣的暗示气息张狂而又自我压抑,化作在壁炉中的火苗,熊熊跳跃,撕扯燃烧。


酒精的火舌还在舔舐着粘稠的胃壁,湿润的眼神和湿润的肌肤一样都在升温。


湿漉漉的颜色倒映在堂本刚眼中,沉顿的意味勾勒在上目线中的清亮瞳仁里,时明时暗的色彩在他眼中交替,浑浊不堪又澄澈无比。


因为有酒精的催化,他眼角略微泛红,就像是哭过了一般,眼睫中的浓密遮掩不住泛滥着的笑意。


好似下一秒这双泛滥着笑意的眼睛就要跌出泪水。


——拼命地支撑着略微疲软的上半身,靠在套房的吧台上,半垂下的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中,只有一双眼睛向上勾着,因为酒精的熏染,半醉半醒地将模糊的视线挂在堂本光一身上。


略微沉重的呼吸都显得格外的微弱,一深一浅。




堂本光一下意识向前一步,想要将他轻轻搂住,颤抖的手刚刚要接触到他的身体,却又无意识地停在了半空。


——想到了自身的任务,以及他只是这个计划中的一环,只是整个黑暗的安排中的极为微小的一枚棋子,只是仅此一夜的馈赠品。


堂本光一想到了埋在枕头下的那支小巧的左轮,又想到了走廊尽头的那间他牵引了自己所有生命去孤注一掷的房间。而无论是今夜的时间,还是壁炉里的火焰,都是他无数个醒不来的梦里的偶尔一两个转瞬即逝的错点而已。




包括眼前的这个男人也是,只是仅此一夜的温存而已。


在漫漫长夜中都需要被吞噬。


——尽管他身价不菲。但终究只是一夜限定的赠品。




粗重的酒气依旧重重地打在身上。湿润的视线开始扭曲。


眼前的男人向前倾倒着身体。




“怎么,”男人撅起嘴唇,勾起唇角,“觉得我,太脏了吗…”




并非只是为了浅薄的寻求刺激,也并非是为了仅此一晚的欲求释放。


但眼前的这个和自己同姓的妖艳的男人,却有着一种格外特殊的意味。


黑色长鬈发垂下来,披着的印花披风吊在一只肩膀,迷蒙的神态,暧昧的吐息,湿润的鸦色眼睫里微弱的光芒,被这样赤裸的注视着,眼睛里的情欲格外的赤裸不加掩饰,直接的勾引和近似于索求的娇媚,有一种暧昧而又跨越性别的孱弱感。


“难道你…不想要吗…?” 声音进一步地粘稠含混。向前倾着的身体眼看要跌入对方怀中,一只手伸了上来,搭上了堂本光一的肩膀,“难道就这样吗?”手指轻轻攥住了有力的肩头。

堂本光一的喉咙一紧。


火苗还在壁炉里簇簇跳动。


对于一个杀手而言,此时他忐忑地有点失格。


感到一丝不快,堂本刚顺势将整个身体向前跌入堂本光一的怀里,借着酒劲的他心底的积压着的情绪,此刻再也难以压抑,倒吸了一口气,另一侧的手也顺势抬起,偏着头,侧撩起遮住脸的几绺碎发,酒精燃烧着血液,体温也渐渐不受控制地向上攀升,脸颊也渐渐发烫,眼神一敛,暗了下去。几分怒气,渐渐化作水气倒映在瞳里。


堂本光一伸手将眼前人柔软的身体拦在怀里,醉酒了又孱弱的人,身体格外的轻盈柔软,此时正格外依赖着的自己的身体,仿佛是依附着的全部的支点。瘫软无力的躯体,仿佛随时要化掉。


“……”


他的气息格外的浓烈,缠绕着酒精与烟草。


堂本光一搂着他的腰,紧紧地把他锁在怀里。


柔软的肉体隔着某些布料也可以感受到温度的攀升和某些硬度的升华。


堂本刚顺势将两只手十指缠绕从后面套住在堂本光一的脖子上,两个人的距离渐渐拉近,湿润的气息湿润的眼睛湿润的双唇湿润的情感,此刻都展露的淋漓尽致。套在脖颈后面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后颈的肌肤,指尖在结着鸟肌的肌肤轻轻画圈。眼神里的柔媚进一步地暧昧直接,缠绕着堂本光一的目线。


抱着他的手臂更加用力,两个人的身体之间窸窸窣窣的摩擦着。


——这个男人……


不受控的身体开始略微颤抖。冷静的杀手此刻也在上品的接待面前将情欲的缺点暴露无遗。


见视眼前人的紧张感,堂本刚笑了出来。哼着的气声里也喷着淡淡的酒气。


“怎么了…——光一你是第一次吗……?”



堂本光一的眼神一暗。


抱着他身体的手指深深用力嵌入那柔软的后腰。



“原来如此……”

堂本刚唇角勾起,眼神猛的一暗。


身体向前一略微更欠一寸,双唇凑上对方的唇,缠绕勾在后颈的十指交缠着盘得更紧,交错着角度,轻轻地吮吸着两片滚烫的双唇,湿润的交磨和舔舐,逼近口腔,传递含混着烟草和滚滚的酒香。



细腻而灵活的接吻着。逼近的趋势,夹杂着含混不清的呜咽,还是撕裂。


是液体的交换,还是渴求更多的了解。




下身的亲密更加逼近了一步。


更想要进一步、近一步、更深一步的、了解…




“最低なキスをしよう。”


分开湿润含着血腥的浓密接吻。轻轻的叹息声。




.........




湿润的眼眸再次抬起的时候,通红的眼睛就像是唇角肿起的红色,又像是双颊渐染的红晕。


迎面而来的气体焦灼而粗重。




“可以今晚陪在我身边吗?——”

堂本刚扬起的脸颊满是纯真无邪。




“Toujous……”


堂本光一凑近他的颈窝,轻轻地回答他。





………





远处的角落,暗红的火焰还在壁炉里摇曳。


远方的远方,墨蓝色天鹅帘布的后面,


阿尔卑斯山脉峡谷沉沉。

(END)



————————————————————————

是个假车。来自于大亲友誠子桑 @诚子🍊 的点梗:

牛郎x客人。

索性就设定杀手刺杀前的一夜的one night stand吧

设想的是法国郊外的酒店里。

写的时候听着香颂爵士

和いのちの最後のひとしずく(神喜欢这首真的


因为剧情苦手本人,再次仅构设细节场景

祝诸君食用愉快。

おやすみなさい


评论(6)
热度(46)
© 夏模様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