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模様小王子

この星では僕ら 誰も生まれ変わり
KinKiのふたりの危険な関係は続けよう♥️💙

【KT】生而妖艳,我很抱歉(END)

有关于过分依赖渴望沉溺于对方气息里——


PS 突然发现1—5挂了 截屏申请也没有成功…

觉得可能是1的缘故吧 毕竟肉渣(哎…

从头再来 整理一下


1

http://kinkiamywakaba.lofter.com/post/1eaca724_e0c99f9


2




堂本刚摇曳着进了屋


黑色的西装,黑色的鬈发,黑色的眼眸


只有今天的清香是白色的香奈儿五号




“呀----刚桑今天的味道好特别啊!!”职员高桥把椅子掉过来,一脸新鲜,“是...女香吧!!”


“嗯。”堂本刚没什么表情。


“啊~那刚桑真的是品味绝好啊!!这么经典的味道呢~用在刚桑身上也显得很清爽合适哦!”高桥南的眼睛笑的弯了起来


----女香用着也不违和啊……真的是刚桑.....




“嗯...谢谢南酱...”堂本刚稍微松了松嘴角,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撩起鬈发,清香投下。


他就独爱钟情于香氛,喜欢尝试各种新鲜的香氛,喜欢用细腻的气味装点自己,喜欢沐浴在只有自己的气味中


---那样才有安全感




大概是从小一贯对气味格外敏感吧,堂本刚似乎格外敏感于香氛,细腻到哪怕是稍微独特一点的气味 都可以让他的体温一下子骤升




严重一点,甚至足以令他全身战战颤抖


失去抵抗


欲罢不能


........




不过还好,一直很安全地没有遇到这么索命的气息。


所以得以一直很幸运的长大。




回想若叶时代还有街上闻到喜欢的姑娘用过香水味


然后自己毛头毛脑失了神的跟着人家走的羞耻际遇……




哎....想想真的是傻..


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就想要跟上去


就想要被那格外特别的气息所牵引


哪怕自身跌跌撞撞


失魂落魄


..




因为




“气息即本能。”




这是堂本刚的格言


已经深深嵌入了他的骨骼。




“刚桑,请帮我看看这个方案吧,这个修改......”西川职员凑过来。


“嗯。”


堂本刚仔细地审视着建筑室内新的布局与规划,错乱的线条也是居家的意义。


这就是身为建筑设计师的第一直觉




“这里,虽然已经很整齐划一了....但是..”堂本刚抓起铅笔在卫生间的布局那里画了个圈,眉头微皱,“依旧欠点人性化。”


“是的......”


“吊顶那里不要挑太高,那么会显得空间很空荡,孤独感就会油然而生……”他仰头盯着西川,眼底自然勾勒的卧蚕十分妖冶,“对于户主来说,居家能够足够人性化,可以放松卸下仕事压力,


这...难道不是最重要么。”


一双明亮的鹿一样的眼睛里,摇曳着浅淡。


若有若无的视线落在西川身上,缓慢凌迟着他,瑟瑟发抖……


----刚桑身上今天这个味道,真的是............


西川感觉后背发凉胸口发热,


有点恍惚。




“.........”不满的沉默,“到底明白了么……西川桑,嗯?”


“啊……啊,”西川才缓过来,发现堂本导师的眼睛里已经明明灭灭起了火,“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这就改!谢谢您的指点!”


赶紧溜走,西川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文档开始重新设计调整,但是后耳一片焦焦的煎熬……


----不愧是刚桑.....




“........”堂本刚调整好座椅,放下桌板,开启电脑,戴上眼镜,开始工作。


一直手不在意的撩起散漫落在脖颈的黑色鬈发,


---雪白的脖颈上,隐隐约约含着一颗鲜红的印记


徘徊着玫瑰一样的色泽


........




整个偌大洁白的办公室里


只有浅淡的鲜甜


悠悠荡荡……




3




“啪——"


慌乱中撞上了某个坚实的胸膛


花名册设计图顾客信息明细表……一瞬间花花绿绿掉了一地


山田小职员立刻一屁股蹲下去,慌里慌张手忙脚乱地各种捡


他是这个月刚入这个众锐云集的设计事务所的年轻菜鸟员工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手忙脚乱抓着飞了一地的纸


一遍小声谨慎的道歉


再小心地低着头起身


直到,撞上了一双冷如冰霜寒如刀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他-----




“啊!!!!!”他吓了一大跳,感觉嗓子眼发紧,“主....主任.......”




眼镜后方一双好看的眼睛没有一丝温度




...........




人事科的堂本光一主任可不是吃素的




明明身上没半毛烟火气




啊啊……主任脾气诡异暴戾,裁员删减阴晴不定,玩砸搞不好小命难保……




这在整个事务所


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山田凉介感觉自己摊上了大事情.....




一秒...


两秒.....




主任俊俏的鼻梁高悬着冰霜,瘦削的双颊内凹吞没了两片阴郁的暗影


丹凤双眼凛然如星,细长眼角飞翘似隼


一抹杏唇一丝不苟


黯然温吞




......


多少女员工都恋慕着这张脸啊……


但是却只能偷偷的藏起来悄悄的看....




你敢直视你就看啊!!!


.......怂..只是我们并不敢.....




.......




“看啊......新进来那个小孩儿好像把主任惹毛了啊!!”


“诶?可不是!他居然敢把东西扔到我们主任身上!!..........小孩儿胆真大啊……”


“啊~他好像叫......叫啥来着?”


“山田.......山田凉介!”


“啊啊啊....对对对....”


“..........小孩儿自求多福吧....刚进来就想上位啊...”


“诶诶诶!快看!主任!....”




堂本光一轻轻弯下腰,从已经石化了的山田凉介身边拾起最后一张绘图表


慢慢放在他抱着的那堆小山上


缓缓抬起手腕


微微拍了一下受惊了的孩子的肩膀




—“新来的好好努力。”


猫一样的唇角轻轻一勾,


冰冷的瞳孔深处,瞬间有什么东西化了


春水溶溶


..........




快步走过。




只留下呆立的山田凉介静止在原地,


恍如隔世。




———其实,


冰山美人堂本光一主任


也有可爱的一面嘛。






4




阳光静静散漫的落下


颗颗尘埃聚集沉淀


鸦色睫毛郁郁的颤着


铅笔尖端流淌着流畅的线条




认真工作的堂本刚静谧的如一座艺术品




当然 


是散发着淡淡清香的


艺术品




——落地玻璃门后的某人轻轻拨开百叶玄关。


悄悄的窥视着他




——能把最经典的味道都诠释出跨越性别的妖艳


却不显丝毫做作和禁锢


这样的男人


大概只有堂本刚一人了吧……




“诶.....没觉得刚桑最近.....有点儿不对劲呢……”


小南转过椅子悄悄和后面的西川咬耳朵。


“嗯.......好像.......刚老师最近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诶……”


西川托起下巴,想起早上刚老师可怕的反应就一身鸟肌


“换了女香啊……刚桑..我大概能闻出来,是......”


“香奈儿五号啊对吧!....”


“啊,西川桑你也知道啊!”


“诶诶诶……当我是谁啊!我可是'教主'!”


西川抬起抓着铅笔的手就对高桥南的脑袋敲了一下。


“啊---好痛!”


小南捂住头冲他做了个鬼脸。


........


“哎不过.......刚桑用着女香,我也觉得,觉得有点儿....”


“啊.....我也.......”


俩人对视一样,意味深深


心照不宣。




“刚桑到底还是刚桑啊!”


西川托着下巴静静望着刚老师倩丽的侧影。


“刚桑他......好美啊……”


小南拖着腮一脸迷离注视着刚老师被卷发遮住的那半张脸。




“哎!—————"


俩人对头相视而叹。




再不努力工作


人事科主任堂本光一可就要裁员了!




..........




堂本刚静静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那个世界明明只有尺寸与线条


却能构建搭筑出广厦高墙


只要那些线条在空中相遇、结缘、缔连


就可以构筑出人世间的万种私域……


只属于心灵的归宿与领域.......




堂本刚内心中


也一直想搭筑着只属于自己的一座高墙……




碎发卷曲黑鸦翩然


染的那双朦胧的双眸,几分迷离


绘不尽的人世缱绻


诉不尽的江河歌谣


也想停驻在此刻


---细细的融化


然后进驻进他的眼眸


化为永恒


沉淀下来......




细腻的手腕绘着雪白的世界


明明只是线条


但冥冥之间


却是一片心灵的归宿与侘寂




是建筑


是居所


是家




是堂本刚




..........






玄关后的指尖紧紧发烫……




一双明亮的眼睛也显得几分失神


—然而堂本光一自己


也并不知道




........




“哒哒哒.......”


信步阔首,也是一地的冷漠


掷地有声。




“主任....”


“啊...光一桑早上好....”


“主任您早.....”




...




一片涨红了的脸


和有点慌的手忙脚乱


虽然这人经常行踪不定..


众职员没想到堂本光一会今天大白天搞工作抽查


赶紧实相埋头工作


装作认真仔细




毕竟


相比主任有几分凛冽英气的脸


他们更愿意拥有的是来之不易的饭碗。




.....


于是所有的人都在屏气凝神,


谁也不想被主任“临幸”


----倘若工作细微不周


都有可能招致逐门之祸....




只是




一切都那么安静




没有通常惯有的纸张被撕碎


暴跳如雷的死一样的压抑


也没有悲伤掩抑的啜泣


更没有冰冷的死亡宣判……




只有静静的停驻




那美好纤细的身体。




静静的立在另一座艺术品的身边……




众人敛气凝神


悄悄抬头




———只见堂本光一和堂本刚之间


大概只有几厘米……




——好吧,主任只是把手放在了刚老师正绘着图纸旁边


---他们指尖之间


盈盈只有几厘米……




感觉满室的空气都在瑟瑟发抖


但唯有那一份若有若无的鲜甜


自在安宁




堂本刚不用抬头就知道这是谁来了……


因为


因为这个人身上该死的气味


已经浓郁的将他层层裹迭


因为这个人身上有那一种令他无法抗拒的气息


让他难以克制自己的身体


敏感的细胞在缓慢膨胀....




细碎的黑色卷发遮住小巧的颜


正渐渐褪去血色


嘴唇也在紧紧抿住


拼命克制自己的身体


不要贴上去




只要堂本光一身上这该死的气味萦绕过来


他就似乎别无选择……




堂本刚依旧低着头不肯抬眼


紧紧攥着铅笔的指关节发着可怕的白色




身体明明已经在悄悄颤抖....




一切只因为


只因为堂本光一身上那与众不同的


令自己索命也难以抵抗的——




气息




那是普通人难以察觉的气息


但是对于堂本刚来说


那是他活了三十多岁遭遇的不幸




———足以要了他的命的气息




堂本光一的气息……




时间一秒两秒的逝过


时针分针转身交叉




空气死寂的快要凝固


堂本光一依旧伫立不动


但是对于堂本刚来说


多一分钟的靠近


都是对生命的煎熬




那个人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地包裹着自己


摧残着他的意识


也虏惑着他的心绪




好乱………




堂本刚觉得下一秒就要崩溃


就要扑倒他—




堂本光一始终默不说话


似乎好像是在故意捉弄他—




可恶……………




明明身体总是不听使唤


恰恰是在自己最想冷静的时候


每每他总是放纵自己去依赖——


去依赖他的气息


去任由他的摆布


甚至于侵犯和蹂躏




次次如此




一切的一切.....




只因为他有那独特的气味么?




……………………




堂本刚其实自己也很疑惑




明明自己和他每次短暂的亲热时


心底莫名其妙也生长着欲望的苗芽




——好像自己倒有不是完全是被动


可以说有几分迷离的顺从?




甚至于……


依赖?




心甘情愿?




万分乐意?






不不不…




………………






自己才不会屈服于他。




但是分明额角汗水已经细密淌下。




“つよし.


一会儿结束了


带着你的设计去我那里。”




就当堂本刚快要逼近崩溃的临界点


堂本光一清晰的发话。




他猛一仰头


撞上了那一双明亮得可以消熔日光的眼睛




堂本刚夹杂着愤怒的那簇视线瞬间溃退了




相比起生理上的克制


他更感觉内心深处的某处


开始有了动摇。




5




也许是主任的突然来袭


淫威未散


偌大的办公室里仍旧凝固着过分的紧张




但是每个埋头工作的人


都在悄悄用眼神传递着某些奇妙的讯息


然后再终归共同交汇


落在德高望重的堂本刚老师身上




屋里若有若无的香气


今天却有点格外的奇怪




堂本刚不想说话。


心里烦的很


也嘈杂混乱的很


………………




———于是


还没等到下班


他就提前夹着笔记本电脑胡乱抱了一大卷方案图纸


去见那个把他搞得如此混乱的堂本光一。




……………




[人事科主任]




到了门口


堂本刚稍微抬起头


深深的呼吸一口




——………又不是临刑,搞得这么悲壮…




堂本刚咬着下唇




———其实和临刑……差不到哪去




但是还是下意识的


敲门了




“进。”




轻转把手


轻推开门


正准备轻探入身——————




却被突然而来的力道


狠狠的夺住了手腕


钳住了动脉


然后被狠狠的一把拉了过去


狠狠的被套入坚实的怀抱


粗鲁的气息在他耳畔凝聚………




门被“嘭”带上


被迅速的从内反锁。




堂本刚只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粗鲁而荒诞


却又缠绵刚硬 令他欲罢不能的深渊……




熟悉的气息将他紧紧裹胁


熟悉的身体顶托着他所有的脆弱与不安




熟悉的前端局促的顶撞着他的后体


熟悉的掌心在他的腰系摸索


最后那有力的手臂


又紧紧箍住他纤细的腰


把他狠狠圈入了这样熟悉的怀抱……




一瞬间


失真又真切


气息煎熬着生理


但,


他那细腻心理


也被摧残的体无完肤……




堂本刚只有选择步步后退


瘫倒在这个人的身体上


直到两个人被挤到办公桌前


直到自己脚跟顶着他的脚尖


直到自己羞耻地坐在他的大腿上………




直到


他感觉后颈被舔舐


衬衫被濡湿


甚至


外裤被退却


隐私被张扬的


毫无隐蔽


直到深刻的感觉到自己


被一点一点攻城略地


被刺探到不用掩饰


毫无意义……




下意识狠命咬破了嘴角


拼了命也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明明…


很痛…………




明明————




明明只是味道在摧残着自己


只是味道…………




只是味道而已………………………




生理上的疼痛在泪水中泛滥…


堂本刚不想欺骗自己…




但明明




他知道




身后的这个人名叫




堂本光一




………




明明这个人的名字


正在心底的某处渐渐碎裂




渐渐


碎裂




明明有的东西


堂本刚也无法说清…………




也许堂本光一这个人


不只是气息这么简单…………………



6.7


http://kinkiamywakaba.lofter.com/post/1eaca724_12cd6a13d


(END)

评论(3)
热度(24)
© 夏模様小王子 | Powered by LOFTER